打造华龙一号“中国芯”的年轻人
http://www.zgqt.zj.cn 2019-1-9 8:08:00

  “华龙一号”,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其安全指标和技术性能达到了国际三代核电技术的先进水平,具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作为真正的“中国创造”,助力中国迈入制造强国行列。

“华龙一号”示范工程福清核电5号机组。资料图

  “华龙一号”的核心设计团队来自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这是中国唯一集核反应堆工程研究、设计、试验、运行和小批量生产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科研基地。这个基地保障和支撑着我国核动力工程设计、核蒸汽供应系统设备集成供应等尖端研究。

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计所核动力研发设计团队获得2018年第22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供图

  从关键技术国外引进到卧薪尝胆自主研发,这支团队经历了怎样的蜕变?今天,记者走进核动院,走近“华龙一号”背后的青年科学家。这群年轻的核工业人,在日复一日的攻关中,把忠诚注入灵魂,把个人发展与国运紧紧相连,在每一双明亮的眼睛背后,都有一颗炽热滚烫的赤子之心。

  遭遇“傲慢与偏见”

  2008年,与德国、法国联合研发的某核电设备,有一个部件突然发生异常,德国工程师对法国工程师说,“估计是中国同事改参数造成的……”当时刚刚担任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助理工程师的何正熙听到了,但没有争辩和解释。中国工程师不被信任,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我沉默了很长时间,辩解没有用,我就想,还是要国家强大了,实力强大了,做到NO.1了,偏见就消失了。”

  是的,我们为什么不能?

  何正熙回到国内后,一头扎进科研攻关中。何正熙负责的棒控棒位系统,是核反应堆能量的控制系统,是关系到核电站可靠运行的重要设备。

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核动力装置仪表与控制研究室副主任何正熙。周雪松 摄

  “2016年6月20日,讨论决定立这个项,这时候‘华龙一号’已启动建设。我们的目标是:设计理念比国外先进一代,在国际上占绝对领先地位。这意味着,我们的产品与国外产品是小汽车和拖拉机的关系,而不是大拖拉机和小拖拉机的关系。”立项的那一刻,何正熙团队就如同上了战场。因为按照惯例,这个难度的科研攻关要三四年,但是为了赶上“华龙一号”工程的需要,一年左右必须攻关成功。

工作中的何正熙。周雪松 摄

  在项目攻关中,何正熙已经到了“魔怔”的程度。同事们怕他持续“烧脑”,身体吃不消,赶他回家陪陪孩子放松一下,没想到反而促成了一次灵光乍现。“我教孩子学自行车,他摔地上了,车把摔偏了,本来向前骑,但他歪着骑。我看着他的姿势,突然受到了启发!棒控系统是不是也可以采用‘歪骑’这种方式动态补偿呢?只要把偏差的主要因素和规律找出来,就可以把偏差补偿掉。”

  何正熙马上返回单位,全组人打开了思路,提出全新的棒位测量技术。棒位设备现场调试时间由平均半个月减少为2天以内,而且全自动,核电厂调试关键路径的时间极大缩短,核电厂的经济效益将显著提高!

何正熙(右一)和同事们讨论工作。周雪松 摄

  “有你们这个速度在前面,以后我们项目时间都不敢超过一年。”有不少同事这样跟何正熙开玩笑。何正熙带领团队用380天就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何正熙说,“回过头来看,我们的高度是由困难决定的,困难像一座高山,没爬时,根本不知道能爬过去,但正因爬过这座高山,所以我们达到了新的高度。”

  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

  “ZH-65型蒸汽发生器是‘华龙一号’桂冠上闪亮的明珠。”核动院的工程师们这么说。2018年8月23日,出口巴基斯坦卡拉奇3号机组的“华龙一号”ZH-65型蒸汽发生器安装完成。至此,“华龙一号”海外示范工程的6台ZH-65型蒸汽发生器均顺利完成安装。

  荣耀背后,中国核工业人的辛酸,却少有人知晓。

  直到2017年首台ZH-65型蒸汽发生器制造完工前,国内所有大型核电蒸汽发生器均是国外型号。“蒸汽发生器曾经是核动力装置设计者心中的痛。”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蒸汽发生器研发中心副主任何戈宁说。

何戈宁与蒸汽发生器研发团队合影。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供图

  “‘华龙一号’刚开始做的时候,国内连第二代蒸汽发生器都还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何戈宁回忆,“因为外国人永远不会把‘为什么’卖给你,即使花大价钱买回来一堆技术转让文件,那里面一写到核心内容就略去,核心的永远不会告诉你,特别是有一些技术上的分析方法,以及最宝贵的第一手技术数据。可以花钱买结果,但花钱买不到过程,买不到‘为什么’。正如习总书记所说的,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

  何戈宁团队的每个成员,平均每天加班5个小时,这一干,就是整整七年。

  “团队不喜欢用‘加班’这个词,为什么呢?问题搞不清楚,睡觉睡不踏实,你就是要花自己的时间,所以没有所谓‘加班’一说,时不我待啊!只有把时间花进去,才能总结中国核电发展几十年来的建设运行经验、才能吸收国内外各种先进的设计理念,同时还保证不去触碰国外的专利,最后形成自己的技术,并把自己的核心技术申请专利保护。”

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的青年科学家们。周雪松 摄

  锻造中国加速度

  美国、法国制造首台三代核电蒸汽发生器用了38个月,而中国“华龙一号”制造首台蒸汽发生器仅花了27个月。这在国际核电制造领域,是前所未有的速度。

  何戈宁兴奋地告诉记者,“为什么快?因为我们真正掌握了核心技术,切切实实知道‘为什么’,跟国内制造企业交流没有障碍,所以解决问题速度也非常快。制造企业如果有好的建议,我们会欣然采纳,并吸收到设计中去,一起研究怎么实现技术目标。同时,‘华龙一号’对制造业上下游产业链的带动,空间也非常巨大。”

巴基斯坦卡拉奇k2k3核电站压力容器吊装。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供图

  正在援建巴基斯坦卡拉奇k2k3核电站的项目现场办主任夏欣更有发言权。

  “设备一有问题,立刻导入电脑建模,请家里(即核动院)组织专家讨论,自己的东西,自己心里有数。请国外专家费用非常高,100万欧元起,而让咱自己人看一下,不收钱!”夏欣说。

  “目前,‘华龙一号’在建项目——福建福清核电5、6号机组,巴基斯坦卡拉奇k2k3机组,都建设进展顺利。”夏欣说。纷至沓来的核电订单,证明中国有足够雄厚的工业基础,能做出世界领先的工业品!

巴基斯坦卡拉奇k2k3核电站施工现场的夏欣。唐熙 摄

  “我们一线科研人员能深深感受到,关系国家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国家早就从战略层面开始布局了。”何戈宁说,“我们绝不会放弃自主知识产权的阵地。产业链层面、技术层面、人才层面,牵一发而动全身。”

  “国家看得很清楚,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一定是靠科技引领的,信息技术革命、人工智能革命,通过技术提高,一步步达到生产力的释放、爆发,才是可持续的。”夏欣说。

巴基斯坦卡拉奇k2k3核电站施工现场的中国工程师。田俊科 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必须切实提高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把科技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我国发展提供有力科技保障。

  正是国家有远见,关键技术决不受制于人,才有了今天核电领域不再被“卡脖子”的斐然成就。

  今天,新一代核工业人已经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他们既是追梦者,也是圆梦人。国家强大,给每个核工业人以更大的舞台、更多的机会去成就事业、创新创造。他们,正在用日复一日的奋斗告诉未来: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民族复兴蓝图已绘,中国核电人,正青春!(中国青年网记者 杨月)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杨月  编辑:诸葛尖叠  阅读:2401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