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青田支站     
  总站·浙江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青田网值班QQ 设为首页 添加到收藏夹 
首页
专题
新闻中心
青田网视
分类信息
生活热讯
文化
教育
石雕华侨
瓯联论坛
乡镇
部门
时尚
图库
旅游房产
文学读书
财富
购彩
公积金
 
本站搜索 搜索中心
站外搜索  引擎 
时政 社会 政务公告 乡镇新闻 部门信息 国内 国际 海外播报 侨乡网评 周边县市新闻 外媒看青田 教育 体育 财经 社会万花筒
  中国青田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广角
本周欧韵:读阿航的小说、凉夜记等
http://www.zgqt.zj.cn 2018-9-13 21:49:00 中国青田网  [ 打印

读阿航的小说


  好多年前,阿航出现在杭州的某个酒吧,花衬衫,沙滩裤,鼻梁上架一副墨镜,声称自己是菲律宾来的,种柠檬。他皮肤黝黑,高头大马,听上去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当然这其实是他的小说家言。但可想而知,他的这番自述引起的反响,有关他传奇身世的猜测,跟他日后的小说世界里的人物一样,充满了让人津津乐道的兴奋与好奇。

  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阿航的人生要复杂得多,我至今都不清楚阿航去过多少国家,欧洲那些星罗棋布的小国是必不可少的,还有东南亚,还有拉美,其间充斥着偷渡、打黑工、流浪等等匪夷所思的经历,这些经历使他区别于大部分的海外作家,也构成了他小说创作的底色。现在,他将这一部分小说结集于此,我们得以一窥他所生活的世界和那世界里的独特人物、别样人生。

  我们先来看看阿航小说的故事背景,《脸谱面具》写的是非洲喀麦隆,《米兰春天》和《西西里女人》都写意大利,但一个在米兰,另一个在西西里岛,《浮光》是在巴黎,《单纯的心》《车厢》写的是偷渡,地点相距万里,前者讲述在缅甸丛林里迷路将近一个月的故事,后者则像一部恐怖电影,一群偷渡客被关在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从波兰进入意大利,由于发生意外没人接应,这节封闭的车厢如同一口棺材不知停在何处。最后一篇《返照》写的居然是南美洲最小的国家苏里南,很可能大多数中国人听都没听说过那地方,在阿航笔下,却有中国人的故事在那儿发生了。

  这是一群怎样的中国人啊!他们为何从中国一个小地方出发,横贯欧、非、亚大陆,深入到异国他乡最偏远的地区讨生活?光从他们的行踪我们便大致能感受到,那一定是生存无着的漂泊者。他们基本上没什么文化,偷渡到了国外,身份是黑的,只能到小饭店、服装加工场之类的地方做做工,比如《米兰春天》里的老刁,他是小餐馆的送货员。发达一点的,也就像这篇小说写到的梁家辉,有一支小装修队,在当地华人世界已算头面人物了。还有《浮光》里的小马,在国内是配钥匙的,到了巴黎,没正经职业,以玩马票为生。《西西里女人》中的何田田混得比较好,当了中餐厅老板娘,但也是危机四伏,丈夫因涉嫌帮人做假身份两次被警察追捕,遣送回国,她自己整日耽于幻想,怂恿餐厅里的帮厨装扮成初恋情人,以重温旧梦来寻找刺激,打发无聊的日子。《返照》里的曹晟彬,从欧洲跑到南美的苏里南,也是无所事事,没什么目标,只觉得这地方比较好混而已。无疑,这是一群游走于社会底层的边缘人,在国内他们就活得不如意,到了国外,文化与语言的障碍将他们的边缘地位更加凸显出来。文化上他们是无根的,语言上也是生疏的,大多不会当地语言,这使得他们与当地社会有一种深刻的隔阂,只能生活在熟人中间。我觉得把他们叫作飘零者更为合适,没有一个地方是他们的目的地,他们飘着,并且是零落的一群,注定孤独而寂寞终身。

  所以,他们有时候看上去怪怪的,好像都是怪人,读他们的故事,我忍不住会联想到美国作家舍伍德·安德森的名作《小城畸人》,没错,阿航写的也是一群畸人,你只要读读《米兰春天》就明白了,老刁杀死了好友脑壳,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们喝酒喝醉了,一个说兔子比乌龟跑得快,一个说乌龟比兔子跑得快,谁也不服谁,拿出刀来打赌,你砍我一刀,我刺你一匕首,结果悲剧发生,脑壳死于非命。这里面,还有什么比人在异国的孤寂、苦闷、煎熬更强烈呢?再比如《西西里女人》,何田田叫景朋远扮演水手,充当自己的初恋情人,最后假戏真做,景朋远不得不真的到船上当了一名水手。何田田这种近乎变态的心理,人物行为强烈的戏剧感,也只有置身异国的无根世界里,人的空心化的一个极端自然而然的表现吧?

  同样颇有意思的,阿航在这些畸人身上,写出了畸事畸情。这部小说集里的故事都称得上匪夷所思,比如《米兰春天》,脑壳死前留下一句遗言:“兔子。”很自然被诠释为杀人凶手的绰号,有人乘机拿这名号组成“兔子帮”,与“黄帝帮”抗衡,江湖上风波迭起。其实这“兔子”跟杀人无关,不过是脑壳与老刁醉后打赌“龟兔赛跑”谁输谁赢而已。《脸谱面具》的故事也相当神奇,叶坤到喀麦隆做生意,喜欢上当地女子娅妮,一再遭到拒绝,后来他历经磨难,终于把娅妮追到手,却患上了性无能,这时候,一张古老的面具发挥了神秘作用,而这张面具的背后,似乎又牵扯上了娅妮与另一个男人的关系。非洲古老的秘密以超自然的方式进入到现代人的生活,把性与爱、性与复仇连接到一起。《返照》则写了两代人的生活,曹晟彬的伯父有一段极其传奇的人生,他挖到金矿,赚了许多钱,脑袋发热要去投资拍电影,结果电影没拍成,心爱的女友被人强奸,他发疯投海而死。在南美的热带丛林,居然有华人要拍电影,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与此相对照,曹晟彬这一代人,却活得浑浑噩噩,毫无梦想,最大的野心,也就是从曹晟彬伯父帮助过的富豪那儿得点可怜的好处。正是这样的对比,让我们看到阿航的用心,他要在这些匪夷所思的畸事里,挖掘出畸情——这群飘零者被生活和环境所扭曲、变形的人情与人性。

  《米兰春天》里老刁与脑壳,以及脑壳妻子美蒂的关系,充满了令人绝望的悲情,恩怨情仇的纠结,却又不无温情。老刁失手杀死脑壳,心中有愧,对前来奔丧的美蒂照顾有加。美蒂爱上了老刁,后来却得知是他杀了自己丈夫,一心要复仇的美蒂差点崩溃,但最后还是爱与良善战胜了仇恨。《浮光》的故事和人物关系也很离奇,无所事事的小马喜欢上了挂果,不被挂果父母接纳,他就以房客的身份住到挂果家里,挂果的姐姐果实精神有问题,与丈夫感情破裂,住回娘家,她是个花痴,见到男人便忍不住勾引,有一天意外坠楼身亡。小马怀疑是一个烫衣工所为,发誓替果实报仇,他为此在与挂果结婚前夕突然离开,一人前往追寻凶手,自此再也没有回来。多年后,有人看见他在巴塞罗那,已经结婚生子。这背后的隐情显然并不简单,小马与果实可能也有过关系,一男二女,而且还是姐妹,这真是段怪异的恋情,看上去毫无道理,却也不无可能。阿航要在这样的畸情里告诉我们的,是人性的复杂与迷茫,始终有暗影隐藏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就如冰山藏在海面以下的部分,那才是最具危险的力量所在。

  当然,我们也可以说,阿航就是这群人当中的一个,如果有什么不同,那便是他喜欢文学,喜欢写小说。他说他的小说有许多都是在他忙完餐厅的活儿,等别人离开之后,他拖过一张椅子,坐到餐桌边写的。他这一写就没停过,有多少专业从事文学的人后来都停止了,转向了,放弃了,但阿航没有,他一如既往,不管能不能发表,不计名利得失,埋头在一张油光光的餐桌上,吭哧吭哧写个没完。这样的境况他至少坚持了三十多年,回想起来,他曾不无感慨说:“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其实,被感动的不光是阿航自己,这么多年,我也是被阿航感动的一个。有时,看过他发给我的一篇小说,我的脑海里会突然浮现出阿航一开始出现在杭州某个酒吧的情景,花衬衫,沙滩裤,墨镜,五大三粗,有点像江湖行走的人,他说他来自菲律宾,种柠檬的。

  有一天我恍然明白过来,为什么阿航钟爱柠檬。他玩笑般虚构自己的职业时,为什么必须是柠檬。在阿航的心目中,那暖黄色的一小颗,肯定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散发着迷人的清香与温情,就像诗与远方。

  对了,一个种柠檬的人,一定是有着那么一点诗意的。 

 

[上一篇] 捡到钱包还失主 拾金不昧暖人心
[下一篇] 100多款进口葡萄酒走俏贵州酒博会
来源:中国青田网 作者:王彪 郑委 闻亮 素商 编辑:LPC
0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小舟山黄圆平人传承“六五”精神反哺家乡
 ·打通科技兴农“最后一公里”——全县科技特派
 ·龙现村入选中国农民丰收节“100个特色村庄”
 ·不为吃饭问题发愁 舒桥道彭的老人吃上了“暖
 ·乡村老师夏丽芳:因为爱 她当了他们的“妈妈
 ·习近平会见萨摩亚总理
 ·青田东源镇“三线一面”探索绿色工业发展新模
 ·我县又添6家省高成长科技型中小企业
 ·青田鹤城街道多元化解基层涉侨纠纷矛盾
 ·国门内外特刊:匈牙利青田同乡会举行等
  生活小百科
 ·国门内外特刊:匈牙利青田同乡会举行等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