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左键滚屏]
谁说同行是冤家
尹口 (2015-9-23 11:25:00) 227038 [    发表评论 2 ]
    杜安是个卖烧烤的小贩。每天晚饭后,他推着车子,把摊摆在枫兰小区门口。生意好的时候,一晚上能挣三百多。
    这天晚上,生意特别忙。杜安刚忙完,过来一个小青年,只见光着头,身上、胳膊上都纹满了图案。杜安一看,不由得心里一惊,来者不善啊。他丝毫不敢怠慢,生怕得罪了对方,忙热情地招呼:“老板,要吃点什么?”对方冷冷地回答:“我可不是什么老板,你叫我‘黑狐’就行,给我来二十串羊肉串,两瓶啤酒。”
    不一会儿,杜安把烤好的羊肉串送到了跟前,黑狐说:“来,你也坐这儿,反正现在没别的顾客,陪我聊聊。”杜安满脸堆笑着,很不自在地坐了下去。
黑狐看了一眼杜安,说:“跟你直说了吧,我是在道上混的,若有人找你的麻烦,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来帮你摆平。”杜安连声说好。黑狐接着说,“当然,如果有人来抢你的生意,你也可以找我,保证给你撵得远远的。”杜安连说谢谢。黑狐说着递上一张名片,杜安赶紧双手接了过来。
    黑狐付完钱走后,杜安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他拿着名片仔细看了看,狠狠地丢在了地上。可细细一想,又觉得不妥,万一他回头向自己要回名片,岂不让人抓住把柄?说不定这是人家给自己下的一个套呢。想到这,杜安又拾起名片,放在了钱包的夹层里。
    一晃三天过去了,一切平静如常。杜安正松了口气呢,没想到对面突然多了一个烧烤摊,名曰“小庄烧烤”。糟糕的是,对方似乎有意要抢他的生意。杜安的羊肉串10元5串,他10元8串;杜安的无骨鸡柳卖三块,他只卖两块。如此一来,第一天就被抢了不少生意。
     第二天,杜安的生意更少了,他不由得心急如焚。他算了一笔账,如果“小庄烧烤”长期跟自己竞争下去,即便被抢去一半的生意,那一年的损失就是五、六万,这生意还怎么做?一家人就要喝西北风了呀。
收摊回家后,天气闷热,加上有心事,杜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经一番深思熟虑,他从钱包里翻出了黑狐的名片,照上面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对方有点不耐烦,问:“谁呀?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杜安说:“我是卖烧烤的,你前几天在我那吃过烧烤,完了给我留了一张名片,还记得吗?”黑狐这才“哦”了一声,说:“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有事儿吗?”
    杜安迟疑片刻,说“小庄烧烤”有意要抢他的饭碗,问他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黑狐十分爽快,说:“这个嘛,小菜一碟,可我底下养着一帮弟兄,处处都得花钱啊!”
    杜安说:“这个我知道。”
    黑狐说:“那就好,我也是一个正经生意人,这年头骗子多,为了让你放心,给你最好的保障,所以我们都是先做事,后付钱。放心吧,明天我就让‘小庄烧烤’滚得远远的。”
    杜安连声道谢,然后忐忑地问:“那、那到时得给你多少钱?”
    黑狐说,一口价,五千。杜安吓了一跳,问能不能便宜点。黑狐说,五千已经是起步价了,说难听点,这点钱还不够弟兄们一顿饭钱。杜安犹豫了会儿,咬了咬牙,说:“好,五千就五千。”他想,花五千元的代价避免五六万的损失,值了。
    第二天晚上,“小庄烧烤”果然没有来。第三天,杜安把五千元打入了黑狐指定的账户。这件事就这样摆平了。
    谁知仅仅安生了两个月,对面又突然出现了一个“老李烧烤”。这老家伙跟上次那个“小庄烧烤”一样,像是有意要抢他的生意,什么都比他卖的便宜,眼看着顾客一个一个地少去,杜安再次急得火烧眉毛。
    到了第三天,杜安终于熬不住了,再次拨打了黑狐的手机。一切都跟上次一样,只是价码加到了八千。杜安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答应了。果然,第二天,“老李烧烤”就消失了。
    这一次,杜安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他甚至担心起来,要是再冒出个张三或李四,那可怎么办?即便没人跟自己抢生意,自己的这点油水早晚也要被榨干啊。
    果然,杜安的担心变成了现实,仅仅过了两个月,对面又突然冒出了个“小翠烧烤”,摊主还是个女的。这个女的嘴巴特甜,很会做生意,两天来,杜安的生意少得可怜。
    第三天,杜安还是忍不住要给黑狐打电话,可电话拨出去后,他却突然犹豫了下,未等接通就给挂了。他害怕黑狐的漫天要价,他心疼那一张张红彤彤的人民币啊!
    杜安思来想去,决定找“冤家”谈谈,争取“化干戈为玉帛”,各做各的生意,以免两败俱伤。主意打定后,还不到十一点半,杜安就开始收摊了,比平时整整提前了半小时。收拾完后,他坐在路边抽起了香烟。
    突然,天下起了雨。杜安见女人正在忙碌,赶紧把自己的大伞拿过去给支了起来。女人看了看杜安,说了声谢谢。杜安呵呵一笑,说:“不用谢,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女人竟显得有点不好意思,说:“没、没有。”杜安说:“听口音你是河南的?”女人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杜安说:“因为我也是河南的。”女人笑了:“原来我们是老乡啊,太不好意思了,抢了你不少生意。”
    就这样,两个陌生的人很快熟络了起来,并打开了话匣子。同行嘛,自然有着许多共同的话题。在聊天中,女人说出了来枫兰小区摆摊的经过。
    女人的名字就叫小翠,原先在蕙兰小区门口卖烧烤。一天晚上,都快十二点了,来了一个戴帽子的小伙子。小伙子吃完烧烤,付完钱后,突然问小翠能不能帮个忙。小翠问什么事。小伙子说,他女朋友特别喜欢吃她的烧烤,希望小翠能把摊位摆到枫兰小区门口。小翠连忙拒绝,说这里有不少老生意,好端端的干吗挪地方?小伙子说,摆个几天就行,每摆一天,他给300元,但有一个要求,卖的东西一定要便宜,越便宜越好。小伙子说着当即掏出了300元。小翠一开始不同意,但最终还是被小伙子的真诚打动了,于是就过来了。
    杜安一听,顿时恍然大悟,敢情戴帽子的小伙子就是黑狐,这是人家精心设计的一个局啊。想到这,杜安把自己近段时间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小翠。小翠一听,也觉得这很有可能。
    果然,一直到小翠收摊,那个小伙子再也没有出现。前两天都是小翠收摊前,小伙子直接把“补偿金”悄悄送到她手里的。
    杜安暗自庆幸,他看了看小翠,说:“谢谢你!不然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小翠笑了,说:“哪里,没有你,我还不是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我这是助纣为虐呀!”
    第二天,小翠没有再来。第三天,第四天,小翠一直没有出现。不知怎的,杜安的心里竟感到莫名的失落。自从妻子病逝后,他再也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情,可自从上次与小翠聊天后,心里竟泛起了一丝涟漪。
    直到第七天晚上,小翠突然来了,是空着手来的,只是身边多了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杜安一见到小翠,竟莫名地激动了起来,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小翠说,蕙兰小区为了评先进社区,现在门口不让摆摊了。杜安简直是条件反射:“那你来这儿摆呗。”小翠说:“那怎么好意思?岂不又要抢你的生意?”“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全凭自己本事。”杜安惭愧地说,“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找什么黑社会了。”说着两个人都笑了。
    第二天晚上,小翠果然来了。只是她卖的不是烧烤,而是冷饮。这下热闹了,喝了冷饮的吃烧烤,吃了烧烤的喝冷饮,两个人的生意形成了互补,彼此都增加了不少生意。如此一来,两个人的腰包都变得鼓鼓的,甭提多高兴了。
有趣的是,小翠也是个单身,几年前跟赌鬼丈夫离婚后,一直没有遇到心仪的。这不,正好碰上了热情的杜安,两个人在生意上互相照料,互相帮忙,这一来二去的,自然走在了一起。
    谁说同行是冤家?你瞧人家同行,这都成了夫妻了!(2887字)

原载《民间故事》2015年第9期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